香港赛马会资料查询|香港赛马会必中尾数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綜合頻道 > 臺州深觀察

椒江:“待拆村”的農污工程

責任編輯:楊滟北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8日 11:16 閱讀次數:79次
  • 精彩推薦
  • 今日熱點
  • 往期節目
正在加載…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您可以關注《臺州在線》微信公眾號
    字號: T | T

      農村截污納管是“五水共治”的節點工程。去年年底,椒江三甲街道飛龍村也開始進行農村生活污水排污管道鋪設工程,但最近,村民們向我們反映,施工過程中,靠近河邊的村民家中都接入排污管道,但村內剩余的住戶家中均未接入,無處排放的生活污水,已經嚴重影響他們的生活。怎么回事呢?來看記者的調查。

      這是村民徐玉香家一樓的衛生間,因為原先修建的三格式化糞池排水不暢,污水經常倒灌回來。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 徐玉香:“我這個外面水滿起來,這個化糞池我就排不出,就滿上來了,滿到家里面了,我也沒有辦法,你知道嗎?這個房間化糞池滿出來,(這邊都是溢出來的),就這個地漏里面滿出來的。”

      徐玉香給我們展示了抽水馬桶沖水的過程,水箱一放水,污水立馬就從旁邊的地漏溢出來。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 徐玉香:“你說怎么辦?暖起來,我們上廁所都去樓上上的,樓下不行啊。”

      和徐玉香一樣,村民盛貴芳家里也飽受污水困擾,早年安裝的管子通往河道,因為管口直徑太小造成堵塞,污水時不時從化糞池溢出來,排到房前的水泥地上,不得已,盛貴芳將化糞池污水引流到旁邊的農田里。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 盛貴芳:“滿出來,不這樣小溝弄起來,滿到這邊了,臟死了大便,(就這邊住人的)這邊不是自己都要走這邊過的,滿那邊又好一點,那邊不走路的,都走這邊來。”

      污水無法排放,這讓村民非常煩惱。村民管美恩帶我們來到她家里,因為房屋擴建,三格式化糞池就位于房間里面。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 管美恩:“我這化糞池原來是在這的,這一個還有這一個,通不過的時候把這又弄了,重新弄過了,現在就放在這兒提提,你說我怎么辦?經常一個月都需要一次提,(你就把這個蓋子打開),蓋子打開了,一勺一勺舀出來,你把我這從外面通出去,一點也就不礙事了。”

      因為村里沒有鋪設三級污水管道,所以飛龍村大部分村民家中的污水都是排到河里或者家門口的農田里。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現在排這里,這兩間排這里,這一戶劃分成兩個在這,就排到這兒的,前面這戶嘛,就排到這兒,這里面兩戶,三口就排到這兒,(就直接排到這)排在這兒,流到這條溝里面,再流到前面河里面去的。”

      村民告訴我們,去年年底,飛龍村農污工程開工建設,他們從施工方那里了解到,只有沿河村民家中的污水才會被接到污水管網里面。按照這樣的施工方案,飛龍村有100多戶村民家里的污水沒有納管,這讓他們無法理解。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如果通通沒有搞,就沒有辦法,你上報上了,肯定要搞同一個村,同一個街道,這樣弄起來,一點也想不通,這樣做起來。”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在這里,這個裝污水的,這個管子在這,這么方便,不接出去。”

      為此,村民們向村兩委反映,得到的說法是,兩三年內,飛龍村就要進行開發建設,沒有沿河的村民家里暫時不考慮接管問題。但是對于兩三年內就將開發的說法,村民表示懷疑。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村民:“開發了,我們這里不用弄也沒關系,不開發這樣就不行了。”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黨支部書記 周日法:“當時我們飛龍村村兩委都反映上去了,我說你搞一起搞都給他搞好了,你反正兩三年開發肯定開發不了的,(你覺得他開發不了肯定開發不了)他現在老百姓,都說是套房,老百姓還想要落地房。”

      周日法說,當時工程開會協調的時候,他就提出,村路南面的村民家中污水最終也是排到河里,只對沿河村民實施納管有些不妥。施工方和設計院也都到現場了解過,但最后的方案仍然是先對沿河的村民進行截污納管。

      椒江區三甲街道飛龍村黨支部書記 周日法:“我們村里面三甲開發區坐下去一起商量。要接都接,不接就不接。那當時的話開發區說吧,沿河一帶的污水搞掉,路的南面反正污水不(直接)排在這里,他說兩三年反正開發了。他說花這么多錢太多了。”

      根據飛龍村村務公開欄上的信息顯示,飛龍村是臺州經濟開發區2018年實施農村生活污水工程的其中一個村莊,建設單位為臺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椒江分局,設計單位為臺州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那么,關于飛龍村農村生活污水工程,相關部門一開始是怎么考慮的呢?

      臺州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 王杰:“就是設計去年開始的,那么接到設計方案的時候其實定下來兩個標準,就是近期要拆遷的,采用沿河截污的形式,近期不拆遷的精細化截污的形式(所以像這一塊村民反映100多戶,沒有接進去,一開始就沒有在我們接管的范圍內)對,定的原則情況下就是沒有考慮這一塊。因為原先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近期要拆遷說過了,另外一個資金也是有限的,是這兩個方面考慮綜合考慮,大家決定下來采用沿河截污,可能最合理。”

      負責具體設計的沈飛飛說,如果按照精細化截污的要求,每一戶資金投入要在1萬5000元到2萬之間,再加上飛龍村村居分散,從一條河橫跨到五條河,資金投入是目前的一倍。他們也是根據第三方的排查資料和實地走訪制定的方案。

      臺州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員 沈飛飛:“那條河沿河大概是有三十幾個排出口,然后都是通過大部分都是通過農田溝,然后過去農田溝也是直接跟河道連通,流進去的還有一些是他們直接管道通到河邊,但是像這一邊,他的化糞池其實還是在靠近路的這一側,要流到河里都是通過農田慢慢慢慢滲進去的,然后農田一個它自己有進化的能力。所以的話,我們不會說還是給他每家每戶考慮。”

      村路南側沒有接管的農戶,排污存在大問題,村民現在飽受污水溢出之苦,那么,對于此事,又該如何解決呢?

      臺州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員 沈飛飛:“如果的確現場情況特別嚴重,或者是村民反映特別強烈的,那需要你們村兩委打一份報告,到街道,街道再把報告提供到五水辦,大家再重新匯總討論,然后再給我們設計,跟我們反饋是不是需要再增加,但是到,一直到目前為止,其實我們是沒有拿到過這樣的一份書面報告的。”

      三甲街道城建辦則表示,盡管他們也清楚村路南面生活污水最終也流到河道里,但如果要截污接管的話,必須村里先書面報告。

      椒江區三甲街道城建辦工作人員 錢艷峰:“沿河截污就是這樣的,如果說你要把這邊做了的話,就是精細化截污,兩個概念不一樣的,我們要增加資金了,不是說這個地方做了那別的地方呢?高閘呢,也是一樣的,都要做,所以做的時候要請示上面領導,領導說要做的話那就是重新再排查,再設計,再預算增加。”

      椒江區市政公用工程建設中心副主任 施書治:“不是說我們不負責任,我們沒辦法這個事情,是不是這種情況?因為我們施工的時候就是按照圖紙要求,多少錢,那邊出多少錢,做多少事,是這樣的。”

      椒江區五水共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盧華敏表示,開發區范圍內的污水治理職能去年移交到椒江區,建設資金仍由開發區承擔。受困于資金壓力,開發區定的大框架就是近幾年要拆遷的村莊,采用沿河截污的方式。

      椒江區五水共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盧華敏:“以前老的這個農村,我們就是通過三四年,農村三級管網的建設,我們逐步逐步把它這個管網都是建起來了(那像這種待拆村,它其實享受不到這一塊)待拆遷村其實也就是這個一兩年吧,上面也有這種要求,也沒有必要,也沒有要求我們,你這幾年拆遷了要精細化截污,達到“零直排”的要求,也沒有這么說,這么去描述,這是我們臨時性的措施,就是沿河截污,這是臨時性的措施。”

      在臺州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建設水利局副局長何國民表示,飛龍村等10個村農村生活污水工程,主要是圍繞“五水共治”的要求,消除劣V類水,所以他們重點整治河道兩側排污情況。

      臺州經濟開發區建設水利局副局長 何國民:“我們這個治理的話要結合我們大的開發,就說除了河道兩側重點治理以外,那其他的話也是希望以后,通過那個,就是說,政府跟老百姓的一個配合互動,整個大家一起能夠把這個,這個拆遷改造,把這個環境改善的工程一起把它完成,以后能夠希望通過這個改造以后,能夠達到大家滿意的一個效果。”

      對于能否于近兩三年開發一事,何國民表示,開發區已經列入計劃,但具體還需要和村民進一步協商才能確定。

      臺州經濟開發區建設水利局副局長 何國民:“開發區有個城中村拆遷清零改造的計劃,這是三年計劃,它是從那個18,19,2020年就這三年的計劃,都已經排進去了,他(村民)到時候同意的話,我們開發區跟椒江區,包括三甲街道一起,也是希望早點把村民的這個整個工作一起做好,這個也需要政府跟老百姓一起配合,一起互動,才能夠我們早點把它完成。(也不是說最終的一個時間節點,這事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這個就是我們已經領導定了這么一個工作計劃(具體怎么實施,也要看實施后期的一個效果)最快,他那就是說同意的話,我們就是相關部門可以,領導會決策跟進的。”

      從財政投入的角度,一戶一兩萬,只用兩三年,無疑是一種浪費。不過,不截污納管,百姓們就得繼續忍受兩三年的污穢不堪,直排的污水也會持續對生態環境造成傷害。二比一,平衡思考似乎全面截污納管的理由更加充分一些。可是為什么在這里,截污納管依然區別對待呢?五水共治截污納管,是從源頭上截斷生活污水對環境的污染,守護青山綠水,惠及百姓,造福后代。在我們看來,污水管和道路、電力、自來水、燃氣等基礎設施一樣,應該是百姓共享的政府服務,可為什么同樣是面臨征遷的農戶,卻存在沿河與不沿河的分別,有一部分村民要忍受污穢之苦呢?很明顯,相關部門存在不同的立場站位,考慮問題有著不同的出發點。財政考量無疑是需要的,但“一切以人民為中心”,“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關于是否全面截污,在權衡的天平上,應該有更多民生砝碼。具體點位的截污納管,做與不做,先做后做,相關部門當然有決策權,但在決策之前,不妨少一些分別心,多一些同理心。

    0 /300
    驗證碼,點擊更換
    表情
      香港赛马会资料查询 北斗预测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如意彩票七年官方网站七年 上海时时票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新娱乐在线网站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江西时时为什么倒闭 宝宝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北京pk10是什么彩票